六安

想起来的都是他温柔的样子。

=少元
凹凸瑞金雷卡 全职喻黄
头像是我的璇彻天使er给画的生贺!

【瑞金】H五题

·大概是一辆自行车

 ·只有第四题比较正经。

1.

某天。

金把格瑞扑进草地,跨坐在他腰上。

“格瑞!我们上床吧!”

格瑞的心突然跳起来,不过还是一脸冷漠。

“床呢?”

“——嗯嗯嗯?”

还要有床的???

(似曾相识的场景。安哥:???)

 

2.

某天。

金把格瑞扑进草地,跨坐在他腰上。

“格瑞!我们上床吧!”

格瑞一脸冷漠:“下去。”

“我不!”

“到牛奶时间了,下去。”

 

3.

某天。

金把格瑞扑进草地,跨坐在他腰上。

“格瑞!我们上床吧!”

“不行。下去。”

“我不!为什么不行?”

“我们才十五岁。下去。”

“……??!!”

“我们才十五岁,不要让我再重复一遍了。”

 

4.

某场恶战后。

金把格瑞扑进草地,跨坐在他腰上。

“格瑞!我们上床吧!”

格瑞沉默了两秒,说:“…别闹,你现在需要休息。”

可是金并不想听,于是他猛地俯身亲上格瑞,撞到了鼻子但还是忍痛和格瑞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我怕……下次就没机会了啊。

格瑞抬手扶住金的腰,眼神中有些金看不懂的东西。等他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拉下来和格瑞并肩躺着了。

格瑞侧过身,一手握住金的手,另一只强行合上金的眼:“睡觉。”

“…白痴,下次不要帮我挡刀了。”

 

5.

三年后,某天。

金把格瑞扑进草地,跨坐在他腰上。

“格瑞!我们上床吧!”

格瑞的喉咙突然干涩起来,喉结滚动了两下,低声道:“…金,下去。”

金撅起嘴:“为什么?你都不想要我是不是?”

格瑞:你再不下去我要起反应了

金要气死了:“所以你果然是性冷淡吧!”

格瑞瞪大了他那双没有高光的眼睛。

金还在继续说:“我知道你是性冷淡了!天天摆着一张性冷淡的脸……”

这话像佩利的炸弹一般在格瑞耳旁炸裂、循环,并且随着金那张放大的脸一起强行棒读:

“性!冷!!淡!!!”

于是格瑞忍无可忍无须再忍,翻身压倒了金。

 

tm一张性冷淡的脸。)

评论(3)
热度(68)

© 六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