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

想起来的都是他温柔的样子。

=少元
凹凸瑞金雷卡 全职喻黄
头像是我的璇彻天使er给画的生贺!

【安艾】暖光

我的天啊我暴哭……………………………
太甜了吧!!!他们太适合这样甜甜腻腻地谈恋爱了啊!!!
疯狂亲吻理和 被你喂饱了🙏🙏🙏

白理和犬:

我觉得 @六安 可能会喜欢的学pa小甜饼


森日快乐!




*特别少女心了


 


01


 


巧克力是精装的,圆圆的盒子扎着粉红色的丝带,小小一盒还有点可爱,安静地被搁置在窗台上,被一点阳光浸了半边。是安迷修戴着值日袖章从窗口经过时偷偷塞给艾比的,前者还对着她眨眨眼,颇有点期待看到什么回应似的,傻兮兮的笑了一下。


艾比愣是面无表情到安迷修磨蹭着离开,然后才趴在桌上,一脸嫌弃的戳了戳那个盒子。埃米坐在后座,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有点无奈。早自习书声琅琅,他趁机拿笔戳了戳艾比的后背:“老姐,你还在生他的气啊?”


艾比哼了一声,收起巧克力往桌子里递去,咬着牙压低声音:“开玩笑,他可是把本小姐的蛋糕糊成了一团啊。”


——虽然细究起来,当时抓着奶油棒不知道如何下手而硬要安迷修来帮忙的确实是艾比没错。蛋糕香甜的气息和可爱清新的颜色都很醒目,艾比盯着蛋糕叫着安迷修的名字,开始琢磨到底要怎么画出最可爱的图案来。


但下一秒,她眨一眨眼,忽然就被握住了手。安迷修居然直接就站在她的背后,那么自然地抓住艾比的手,开始带着她挤奶油。这不就难免一瞬间让人方寸大乱,身子一僵,手都紧张到抖起来。


那时候安迷修贴在她后背,因为身高的差距,艾比整个人几乎像是被圈进了怀里。安迷修用半搂着的姿势来抓着艾比的手画蛋糕上奶油的图案时,后者的心跳真是要飙升超速——这个安迷修平日里笨手笨脚地不会做什么浪漫的事情,又总是突然在这种事情是无意识地让人心跳加速——而且那家伙绝对还毫无自知。


然后那么一僵,手上力度没控制好,预备要画上超可爱图案的奶油棒就慷慨的制造了一大团奶油卷。


……虽然艾比确定安迷修一定不会意识到什么,更有可能会懊恼地觉得自己哪里没做好,然后认认真真地表示自己下一次一定会努力好好的帮助她。


 


埃米的目光落到艾比小心翼翼的平放下盒子的手上,眼神有点微妙:“……那你还收赔礼,这样不好吧?”艾比把教科书立了起来,理直气壮地开口:“他就这么塞过来我有什么办法!你等着啊衰仔,中午散学的时候我就丢回去给他!”


当然,等第二节课下课后巧克力应该就没剩几颗了,埃米于是非常了然地避过了这件事。


 


艾比心情很好地抚好裙子的褶皱,脚尖无意识地一下一下点起了地面。


这个季节的阳光最暖,不多不少,亮亮堂堂。


 


她翻着书页,漫不经心地想起了安迷修。


她当然是没有在生气的,只是那么一失手多少有点不好意思,为了不把自己居然还紧张了的心情暴露,只能扣给安迷修这个锅了。所以她那天气鼓鼓地不愿意理睬安迷修,主要是真有点不好意思了。


 


仔细想想,从安迷修告白开始折腾到现在,最过激也不过牵了次手。那次还是自己故意忘记带手套,大冬天的手冻得通红。虽然想要让安迷修注意到并且做出什么温柔一点的举动,但特意伸出手那么晃悠又会太明显了。艾比咬着唇费力纠结了好半天,胡思乱想发着呆时,手上忽然就覆上暖意。


安迷修那人确实不懂怎么浪漫。他只是一边说着你怎么可以忘记戴手套呢一边认真揉着艾比的手。他不会把艾比的手拉进口袋里然后悄悄扣住,也不会静静地裹住她的手然后深情地望着她的眼睛。他只是搓搓揉揉的,认认真真地要把艾比的手变得暖暖的。


 


想到这里艾比无意识地弯了嘴角,心情不赖地哼起歌来。


 


安迷修这个死脑筋居然也还知道送点小礼物哄一哄,看来终于开了点窍。艾比走神时就百无聊赖地望向窗外。天色此时居然还没怎么大亮,日光正由那十分醒目的变化速度延展开来,橘黄色与浅粉色的云间慢慢透出了昼亮。


 


第一次见到安迷修的那天,好像也有这么一个慢慢亮起来的早晨。


    


艾比至今还记得,就是那个晨光熹微的清早,她刚独自一个人玩命地冲来学校,尚且累得气喘吁吁,还得担心被记上名字后挨一顿骂。


天亮得慢,好像只在某一刻才豁然明亮起来,清晨凉凉的气息弥漫在空气里,光线从远处照来。一切都突然地开始了。


 


她记得,她的耳边都是风声呼呼,呼吸一滞,视角骤然变高,视野却窄到只能看着安迷修的脸——


她被站着的这个人轻松地举高了,就这么突然地举了起来。那人的眼神还是很认真的,眸子里有着温热的情绪,嘴角有一点浅浅的笑意。也许是清晨的光是柔软的,衬得他的笑意都很温柔。


——好吧,好吧。她知道自己该顺着那个力道轻松地跳上围墙,然后小心地翻过去,就这么借着值日生的偷偷帮助安全地冲去教室,免受迟到的惩罚——可是她居然就这么被这个人举起来了。


小女生对恋爱都有许多浪漫的小情怀,拥抱牵手都会在脑海里营造出粉红色的氛围,脸红心跳也许只要一个微小的细节,更何况这可是一个长得还挺帅的学长轻松地把你举高高耶——那时候艾比脑子里已经一团乱麻,呆呆地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动作才对。她第一次知道心跳会有这么聒噪,咚咚作响地把人胡乱弄得手足无措,再听不清其他的声响。


 


唔,最后她大概是胡乱摇着手大叫着要对方把自己放下来吧。总之那次她把一堆学生干部吸引了过来,最终也被记上了名字,不过她还记得自己不情不愿签完名字的时候回过身,那个打算把她偷偷送进来的值日生一脸懊恼的神情,在那个气息都很舒服的清晨,无缘无故地给了她一整天的好心情。


 


当埃米在教室里念着早书,想着自己早点来学校做值日果然老姐就迟到了时,艾比才偷偷摸摸地从后门挪了进来。


“……老姐,你迟到了。”


“对呀,那群值日生烦死啦!”


“……那你怎么还这么开心?”


“哈?”艾比回过头瞪他一眼,眉眼弯弯的:“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很开心啦?”


 


大概就是在这个埃米缺席了的早晨,艾比跟安迷修这么手忙脚乱地凑了半个相识。就是这样子的慢慢亮起来的清晨,总会莫名让艾比心情大好。


有些事情总是这么没有来由的,对吧?


 


 


 


 


 


 


02


 


 


午休的时候艾比已经全然忘记了巧克力这回事,拿着便当扯着埃米很开心地去占领了午休时间最受欢迎的一棵树。她扒拉了一下埃米做的便当,心满意足地说:“你手艺还真的不赖嘛。”被夸的人白她一眼,想到自己被迫绞尽脑汁思考如何把便当做的好看又可爱,就觉得头疼。


吃着吃着她听见后面草地上传来脚步声,接着,一大片阴影投了上来,遮在艾比的头顶——


“不可以。”艾比已经闭着眼睛斩钉截铁地回答道:“本小姐正在减肥,你送这个是没有用的!”


 


埃米噎了一下,带点鄙夷地看了自家老姐一眼,然后忍不住再转过头看了眼安迷修。


安迷修穿着规整的校服,站在艾比的身后,撑着膝盖微弯着腰。艾比的个子还是小小的,安迷修往这里一凑,她整个人都遮进了荫凉里头。他还没开口就得到了回答,一时有些讪讪,不过还是清了清嗓子,带着有点不好意思的笑容说:“艾比……”


话还未完,艾比已经冷静地捂住了耳朵。


 


安迷修已经习以为常,从善如流地继续说:“……为了赔罪,在下放学后可以陪艾比小姐去任何地方。”


好像从他们开始恋爱起,安迷修就用上了“艾比小姐”和“在下”这样郑重又让人害羞的叫法。可能是艾比看哪部言情小说哭得声泪俱下的时候凶巴巴的要求,也有可能是安迷修自己珍视一个人独有的方式。安迷修在艾比的眼里是真的可以用笨蛋来描述的一个人,他不会说甜言蜜语,也不善于了解女孩子们的心思,他莫名其妙的执拗和固执还常常让心思不被察觉的女孩子们恼怒。然后他就会反省自己又是哪里没有好好对待女孩子们,想来想去可能又用更加郑重的方法去对人好,最后又稀里糊涂地被打回来了。


 


艾比有点喜欢安迷修的时候,对方也大概是完全没有发觉的吧。


有次艾比在学校运动会上受了点擦伤,没有人有空陪她去医务室,只能委屈巴巴地待在主席台边的阶梯上胡乱上了点药。恰巧一年到头都在忙学生会的安迷修从那里递完资料路过,见到艾比这样就大吃一惊,一个沉稳冷静的学生干部突然间手足无措,在她身边绕来绕去,紧张兮兮地说要不要背她去医务室。


艾比其实也很紧张,虽然她觉得安迷修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二话不说地抱起她然后飞奔到医务室。那时艾比坐在阶梯上,安迷修站在低了几阶的平地上仰头看她。艾比想了想,胡乱推脱说:“不要啦,好麻烦。”


结果安迷修居然就呆头呆脑地说“哦。”


艾比还没来得及生气,就见安迷修飞快地把资料什么的全堆在了地上,从边上的医药箱里取出了喷雾和绷带。他说着“失礼了”,然后小心地托起艾比的脚踝,仔细地在擦伤处喷上喷雾。艾比的脚踝酥酥麻麻的,而她又比较担心这个姿势被同学看到,所以别别扭扭地把头低下来。


恰好就可以看到安迷修的发旋,和小小一撮呆毛。他的头发很软的样子,艾比盯了半天,忍不住伸手好奇地揉了揉。


 


安迷修就在这时抬起了头,有点茫然地对上艾比的眼睛。


所以说安迷修这个人真的是很过分,该好好表现的地方不见他按着套路来,莫名其秒的时候就容易正中红心。艾比的伤口已经被细心的处理完包扎好。她的手还停在安迷修的头顶。


真的,软软的。


 


折腾到最后艾比勉强允许了放学一起去玩一玩来赔罪。


最后一节课老师拖了很久的堂,艾比心不在焉地往外边瞄了很久,忽然看见安迷修出现在走廊里,鬼鬼祟祟地向他幅度很大地比划着手势。大概意思就是,去校门口等她。艾比看他这样子噗嗤一声笑了,于是下一秒就被老师点起来回答问题。她支支吾吾的时候心里恶狠狠地想,待会有安迷修好看的。


 


埃米先拖着包逃掉了。艾比慢吞吞地收拾好书包,悠闲地往校门口走去。


他们初遇的那一堵墙上长满了爬山虎,翠绿和老绿交错爬满了一线。艾比每次看到那里就会想起风的呼啸声,想起她从骤然高起来的视角看安迷修的脸,想起清晨的日光。


 


门口居然没找到安迷修的身影,不过艾比也知道安迷修不可能敢放她鸽子,于是皱着眉头在门口胡乱转了一圈。


然后她就在拐角那边看到了安迷修的身影。


 


那人蹲在地上,脚边窝着两只小猫,怀里还抱着一只,艾比一眼望过去的时候,安迷修正狼狈地躲开怀里那只的抓挠,伸直手把猫放的很远,别过头,半眯着眼。明明这么狼狈的样子,却还是在笑。


那是艾比熟悉的安迷修的笑容。有的时候艾比会想,其实没有那么简单就喜欢上一个人,那她为什么又总是在见到安迷修的时候就很开心,想起安迷修的时候就很幸福呢?


好像安迷修在的场合光都是很温柔的。清朗的光柔和在安迷修的轮廓,他的笑容也安定又温暖。两只小猫还在安迷修脚下钻来钻去,试图顺着裤脚爬上来


 


安迷修看见艾比了,他把小猫放在地上,站起来笑着对着艾比摇了摇手。


艾比很快地走了过去,没理睬安迷修,反而是蹲了下来,伸手抚摸了一下猫咪。


“艾比小姐也喜欢小猫吧?”安迷修再次蹲了下来,笑眯眯地问道。


 


艾比低低的嗯了一声,轻轻地抱起这只黄毛的小猫,忽然就重心不稳似的往旁边一倒,恰好倒在了安迷修肩膀上。


“啊……艾比小姐?”安迷修吓了一跳,有点犹豫地唤着她的名字,歪过头小心翼翼地看着她。他愕然的发现,艾比脸上居然带着笑容,抿着嘴弯起了嘴角。


她懒懒地倒在安迷修肩上,举起那一只小猫,手指挠了挠猫咪的下巴。


 


“喜欢呀,特别喜欢。”


 


清晨微光和所有温柔的记忆,眼里所见的每一个你,都特别喜欢。




——————


fin.

评论
热度(206)

© 六安 | Powered by LOFTER